生於斯,長於斯,愛於斯

    「立足台灣,放眼國際」,這是一句老掉牙的口號,卻是我在取得土地,規畫作品的座右銘。

    多元文化集合體的台灣,對於「本土文化」的追尋,在解嚴後的1990年代是全面覺醒的起源點,不僅教育上增加了鄉土教學、認識台灣課程,客語、台語文、原住民語言…也都有了認證機構。學術界、藝文界、出版界…也積極挖掘在地的歷史人物、民間風俗、自然生態、地表景觀、建築藝術、宗教祭儀、耆老傳述等等不同的信息,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,體會到在時間與空間的更迭中與歷史共舞的位置,以及成長的意義。

    那關於建築的「本土」思索呢?1990年的分水嶺,之前,房子只是一個「容器」,供人遮風避雨,談不上設計。跨入後,台灣人累積三十幾年的財富,於是有了「台灣錢淹腳目」的順口溜。有了財富的台灣人,才開始注重住宅的設計與品味,但,沒有一脈相傳的建築文化可承襲,日式、歐式、美式、法式…各種建築風格的房子,宣示了對美好生活的嚮往,卻少了對住宅本質和在地環境的挖掘與融合。

    直到最近十年,台灣的建築師、設計師與部分開發商,才開始以在地思維,試圖打造屬於這塊土地的「原生建築」。

【御花園】從豐收、感恩中,找到唯一的台灣

原生,就是透過在地的體驗,將自然、人文、氣候、地理…這些能讓生命活躍的元素融進建築之中,讓建築回歸到「生活」,讓住在裡面的人舒服、健康、進而感覺幸福;這也是【御盟】每棟建築作品的基本內涵。

【御盟】有幸於八年前取得高雄市國科館第一排,原為良田的千坪美地,必須要有一棟素靜、謙和、充滿生命力的建築,才能傳遞對地主的珍愛承諾及土地的敬意。我們邀集諸多設計團隊,打造結合環境,又不失國際建築大器尺度的【御花園】個案,歷時四年,以潛東方元素,並以大塊切割,建築造型設計融入帝冠、門扉、稻穗、鳥踏、馬背的東方意象;並邀請台灣當代銅雕大師余燈銓,陶藝大師沈亨榮,以「豐收、感恩」為基調,創作出「孕育」的大廳主牆、「黃金稻穗」圍牆、「漢白玉米粒」雕塑、「稻埕」長板凳吃飯、喝酒意象、及「米卡大天」、「愛兌路」、「索腳掄手潦下去」…等童趣銅雕藝術在社區的公共角落裡。

這是屬於台灣土地的生命歷程,是融於六萬坪國科館綠地的原生建築,不張狂、不華麗,一如善良,勤奮、友善的台灣人–「內斂謙卑」。我們也以這座「原生建築」在2009年一舉拿下全球卓越建設獎與美國國際照明優秀獎。